专注喷码标识整体解决方案18年!
TEL:400-678-0306
公司新闻

成都林仕工业喷印技术有限公司
电话:028-85082907/85087937
地址:成都市武侯工业园武兴二路17号力德时代13A

昆明分公司
电话:0871-63585073/63585126
地址:昆明市人民东路398号A603室

贵阳分公司
电话:0851-86523706
地址:贵阳市北京路鲤鱼西巷13号

当前位置: 主页 > 标识解决方案 > 日化行业 >

日化行业

宏和电子IPO过会难逃资本怪圈?背后的台湾豪门恩怨才是一出大戏

时间:2019-05-29来源:未知浏览次数:

导读: 家族式企业的豪门恩怨,在一定程度上将直接对公司产生重大的影响,从近期的葵花药业董事长杀人事件,到早前几年的浙江龙盛董事长的父子反目,无一不是典型案例。包括刚刚通过发审的宏和电子以及已经上市七年的宏昌电子在内的“宏仁系”公司,其创立与发展的背后本身也是一出出台湾豪门恩怨纷争的大戏。

作者:陈渝川@北京

编辑:翟 睿@北京

宏和电子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宏和电子”)IPO的成功过会,这或并不会让人觉得意外。

在2019年5月23日上午证监会召开的2019年第41次发审会现场,作为当日第一家上会受审的企业,宏和电子很顺利的在上午12点前便正式拿到了发审结果。

作为一家最近一年净利润超1.6亿的企业,加之近期IPO发审看似宽松的环境,似乎找不到宏和电子IPO被否决的理由。

这是自然人王文洋和其掌控的宏仁企业集团麾下的第二家A股上市企业。7年前的2012年5月,宏昌电子(603002.SH)成功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实现了“宏仁系”企业在A股零的突破,而此次宏和电子材料在IPO上的成功突围,则又为“宏仁系”拿下了又一个A股资本平台。

王文洋并非泛泛之辈,出生于台湾豪门世家的他,除了宏仁企业集团掌门人的身份外,还有一个更为响亮的头衔——台湾“经营之神”、原台塑集团董事长王永庆之长子,而这位当年台湾最大民营企业的“太子爷”也曾一度是台塑集团接班人一角最有力的争夺者。而至今,依然有媒体用台塑集团“废太子”的花名来称呼之。

虽然实控人看起来背景强悍,且据宏和电子招股书(申报稿)中透露的财务信息也可谓优秀,但外界依然对宏和电子上市后的表现充满着质疑。

“同一控制人旗下与之情况非常相似的宏昌电子在A股上市后表现让人大失所望,其中涉及到经营管理层面的风波不断,业绩在上市后出现开倒车的情况不说,大股东在股票解禁后更是连续减持套现,这让人不得不联想到与其同根同源的宏和电子上市的动机和其上市前景。”5月23日下午,在获悉宏和电子成功过会后,一位曾长期跟踪过宏昌电子的券商研究员担忧地表示。

此外,家族式企业的豪门恩怨,在一定程度上将直接对公司产生重大的影响,从近期的葵花药业董事长杀人事件,到早前几年的浙江龙盛董事长的父子反目,无一不是典型案例。包括刚刚通过发审的宏和电子以及已经上市七年的宏昌电子在内的“宏仁系”公司,其创立与发展的背后本身也是一出出台湾豪门恩怨纷争的大戏。

1)发端:24年的前的桃色案

如果没有24年前那一桩轰动台湾的豪门桃色事件,也许现在的王文洋已经正式接手其父王永庆一手创建的台湾台塑集团,坐拥着先辈打拼下的资本帝国。自然,便不会有如今的宏仁企业集团以及其麾下的宏昌电子、宏和电子等等,当然,更不会有今时今日宏和电子IPO的顺利过会。

1995年,拥有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的王文洋,时年44岁,在此前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他在台塑集团旗下的南亚公司从课长、组长、厂长到事业部经理,一步一个脚印做上去,几乎被所有人认为其必将从其父王永庆手中接管台塑。

同年,台湾社会因一起“吕安妮事件”轰动整个学术界与教育界。斯时,台湾一名名为吕安妮的女大学生报名参加台大商学研究所博士班入学考试,初试笔试是第一名通过,但是复试口试结果名落孙山。其后吕安妮控诉口试委员之一的台大教授洪明洲考试不公企图性骚扰,并在作家李敖的陪同下公开电话录音带等证据,吕安妮甚至前往教育部抗议要求讨回公道。

一个是超大民营集团“太子爷”及未来的接班人、一位是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女大学生,王文洋与吕安妮这两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却皆因此事件被深深牵连其中——正因为吕安妮事件引起了台湾社会的巨反响,因此多家台湾媒体跟踪报道吕安妮的日常生活,结果却意外发现出吕安妮和王文洋的婚外情。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场桃色事件震动台湾。斯时,不仅造成台塑集团股票不断下跌,更让王永庆震怒,而王文洋当时的妻子陈静文已罹患癌症,婚外情的消息更是让其伤心欲绝。

事件曝光后,王永庆怒斥要求儿子离开吕安妮,但王文洋却毫不妥协,在“江山”与“美人”之间其选择了后者,毅然决然地为吕安妮抛弃了豪门世家以及那个唾手可得的继承人的位置。

据称,吕安妮还曾写一封万言书上给王永庆,表达恋情希望得到王永庆成全,遭到王永庆反对。

随着王文洋被王永庆“逐出家门”从台塑出走,自然由其接班的布局亦被打破。

也正是有了这起轰动全台湾的桃色事件和王文洋之后的选择,在离开台湾的豪门家族后,其选择了自主创业,1996年,其一手创设的广州宏仁电子工业公司在与台湾隔海相望的广州诞生,这便是今天宏仁企业集团的前身。

在创业成立宏仁集团的最初几年中,吕安妮一直跟随着王文洋,并担任集团特别助理,且两人还育有一子名为王泉力。但随着王文洋创业的成功,纠葛在豪门恩怨中的爱情往往是抵挡不住利益的磨损,即使当年曾“冲冠一怒为红颜”。

2017年,据有关媒体报道,王文洋与吕安妮这对痴缠了20余年的情侣已经分手,其后王文洋也公开对外说明其与吕安妮关系,并称自己为单身。

而据台湾媒体《中时电子报》报道,王文洋与吕安妮的决裂与豪门的家产分配及宏仁集团的股权与经营权的争夺有关。

据上述报道称,王文洋非常疼爱其与原配妻子所生的女儿王思涵(Grace Tsu Han Wong),将大部分遗产都留给了女儿,而吕安妮一直有意介入宏仁集团及其下属企业的经营权,但王文洋不喜欢,仍然希望由自己与女儿王思涵共同主导,由此引发了吕安妮的不满,从而导致两人分崩离析。

在宏和电子IPO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透露出的宏仁集团的及其关联企业的股权结构,或也侧面证明了上述事实。

据宏和电子招股说(申报稿)透露,宏和电子实际控制人为王文洋及其女儿王思涵,其中王文洋仅直接持有宏仁企业集团0.19%的股份,而其女儿王思涵则通过个人100%持股的NEXTFOCUS持有宏仁企业集团的64.97%的股份,宏仁企业集团则通过其100%持股的远益国际持有宏和电子此次IPO发行前83.34%的股份。

实际上,王思涵通过NEXTFOCUS持有宏仁企业集团的股份则是在2005年王文洋转让给她的,转让的原因则是明确标明为“基于王文洋现身家族财产管理的安排”,而这十余年来,真正管理企业的王文洋则是再通过其女儿王思涵的授权来行使股东权利。

在招股书中也承认一直以来王思涵因“自身学业及家庭,并未参与宏仁企业集团的日常经营业务”。自2005年,王氏父女便签订《委托说明书》,相关股权全权委托王文洋管理,最新一期的管理期限至2025年底。

值得注意的是,在整个招股书中,皆未提到吕安妮与其所生的儿子王泉力。

“这种实控人以委托股权的安排形式行使管理责任的,在国内A股市场还是比较很少见的,不过王文洋这样安排的目的也或是为了确保将相关股权能顺利留给女儿,在之后分配遗产时,吕安妮及其所生的儿子王泉力就无法继承其相关股权,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公司股权的稳定性。”北京一家资深投行人士分析认为。

2)前车之鉴:宏昌上市的七年资本怪圈

2012年,当王文洋控制的第一家“宏仁系”企业——宏昌电子上市时,外界曾因其与台塑集团的天然背景、实控人王文洋的过往履历以及亮眼的业绩,对其期望颇高。

在宏昌电子里,王文洋与其女王思涵的股权安排同样与宏和电子中类似,也是通过由王思涵100%控股的NEXTFOCUS持有。

但宏昌电子上市七年来,无论是其经营业绩还是募投项目进展,皆让投资者大失所望。

根据宏昌电子2012年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09~2011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7亿元、12.5亿元、14.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722.3万元、6129.9万元、4226.2万元。2010~2011年公司营业收入的同比增长率为43.6%、13.4%。

但2012年宏昌电子成功上市的当年,其业绩便开始出现下滑,其当年仅录得营业收入为12.3亿元,与2011年的14.2亿元相比,下滑13.38%。

到2015年年报中,宏昌电子全年的营收更下滑至9.5亿元,与2011年相比,营收水平已减少约1/3。

而到了2016年,其净利润更是同比大幅下降56.61%,仅录得为2667.92万元,远远低于其申报IPO时的业绩。虽然2017年净利润出现了大幅回升至7844.94万元,但2018年,净利润再次出现同比近50%的下滑,扣非后净利润仅为4050万元。

基本上,宏昌电子盈利的高峰即为其IPO前夕,而一旦成功上市,业绩便出现调头直转急下的趋势。

在募投项目上面,宏昌电子IPO上市时募集3.6亿元用于投建电子用环氧树脂项目,但该项目却一直进展缓慢,在上市已经三年之后的2016年,其真正投入的募集资金仅仅不到500万,但另一面,其却同时多次动用募投资金购买理财产品。

在2015年中,由平安证券发布的一份研报中,也曾对此提出质疑,称“公司市场开拓不及预期,市场存在竞争风险。短期公司受制于产能增长内生增长不显着,给予‘中性’评级”。

面对宏昌电子上市后种种差强人意的表现,甚至外界都质疑其实控人“也许是家族的复杂关系,让实际控制人无暇顾及公司经营状况”,“宏昌电子上市三年募投不投,王文洋忙争遗父家产?”

但另一边,2016年年初,刚过三年禁售期,王文洋及其女儿便开启了在宏昌电子中的大幅减持,仅2016年2月22日至6月28日,便先后累计减持3060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4.98%,共套现近1.9亿元。其后同年9月7日至9月27日,又通过大宗交易再次先后减持公司3069.8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

上市前业绩亮眼,上市后便立即变脸,募投项目难以落地实施,解禁期满便大幅套现,或许正是有了宏昌电子中王氏父女资本运作手法的前车之鉴,宏和电子IPO虽然已经成功过会,但是否会依然陷入与其兄弟公司——宏昌电子般相同的资本怪圈,这不得不令外界担忧。

2019年5月23日,宏和电子IPO过会当日,与其同根同源的兄弟公司宏昌电子在二级市场上股价报收于3.93元,大跌3.44%。

(完)